這兩天與媽媽和小黑的對話,自己想來還滿有趣的。

 

 

一‧小黑篇

 

晚上小黑在瀏覽朋友的網路相簿,阿貓探頭過去,看到一個長得不太有我眼緣的娃兒,脫口而出「誰家的兒子,長得好醜」

 

小黑回過頭對我說「她是女的」

 

( 貓之聲:小妹妹呀~姐姐嘴太壞了,對不起妳~)

 

 

二‧貓媽篇

 

周末回娘家,貓爸說現在去日本玩團費正便宜,一副不報名對不起自己的樣子。

 

貓媽撇撇嘴說「神經病,現在沒人敢去你還要去唷!」

 

貓爸躍躍欲試地回「我不怕呀,這麼便宜耶!」

 

貓媽於是再擺出一個要翻白眼狀,好像在說「受不了你」。

 

 

昨晚我打電話回家時,貓媽突然叫我母親節那一天直接回婆家就好了,不用回娘家。

 

「為什麼?」我問。

 

「嘿嘿嘿」貓媽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,但笑中又帶著點得意。

 

「妳該不會又要出國去玩了?」

 

「妳怎麼知道?」「妳每次臨時起意要出國都這樣笑呀!去哪一國?」

 

「日本!」

 

「日本?日本?日本?日本?

 

「那邊的人說其實沒這麼恐怖,是台灣媒體太誇大了」

 

「爸爸應該很高興吧!」我想起老爸那渴望的眼神。

 

「你爸爸他沒有去,嘿嘿」又是那尷尬又得意的笑聲。

 

「為什麼?為什麼?為什麼?為什麼?

 

「他要去陪你阿媽,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」

 

於是‧‧‧那個擺著"只有瘋子才去"姿態的女人,現在要去日本了;而那個想到日本團費便宜就眼睛有愛的男人,只能目送他老婆上飛機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蘋果貓喵言喵語

AppleApple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